• 抽象藝術的先鋒者

  • 影響台灣現代藝術運動極深的蕭勤,在接受詩人葉維廉博士的訪談時提到——

    「⋯⋯中國第一個畫抽象畫的是東方畫會的陳道明⋯⋯他在1953年畫抽象畫,還比趙無極早了兩年⋯⋯」

    引自《與當代藝術家的對話》,1996年三民書局出版,葉維廉博士著

  • 藝術對談 —— 趙琍、王凱薇、陳連武
  • 「作品的意義是心靈意識活動的一種記錄,原則上是抽象的,我在表達內在生命意象的過程中,盡量不受任何干擾,以求達到沒有結論又有結論的境界,美的醜的,本身即是獨立完整的生命,我只不過用我的語言把感覺訴諸畫面而已。」—— 陳道明

  • 台灣的抽象藝術,經過東方藝術團體在一九五六年的發起,與一九五七年十一月的首次展覽之後,已經成長為一個羽翼豐滿的藝術運動。陳道明和其他七位共同創始人都是李仲生的學生,曾被《聯合報》副刊稱為東方的「八大響馬」,這意味著文化界重量級人士的支持,並說明了他們作品的拓荒性質。陳道明早期進入抽象繪畫是借道於超現實與分析立體主義風格。自一九五六年的《神秘的吹笛人》(如圖。泰國國立美術館典藏),他直接參考了畢卡索在一九一○年分析立體風格下的系列人像,從樂師們的位置面向、多重人體和樂器的幾何造型,到與音樂相關的主題和畫名。陳道明把一個戲劇性的場景,從他喜愛的音樂家莫札特的《魔笛》,轉換為抽象畫。不過,在形象的分解上,他採用了比畢卡索更圓的形式和更流暢的線條,更多可辨識的人體和建築元素。陳道明「個人化」的立體主義式風格,尤其是其弧形線條,流露出一種深植於書法訓練的運筆。其效果似乎適合於建構帶有旋律的景色。至於他早期的抽象仍然取決於再現,展現一個年輕畫家對於自己傳統文化的意識,也就是以警覺的態度不盲目地抄襲國外已樹立的風格,而在其試驗中放進了自己的主觀性。

    台灣的抽象藝術,經過東方藝術團體在一九五六年的發起,與一九五七年十一月的首次展覽之後,已經成長為一個羽翼豐滿的藝術運動。陳道明和其他七位共同創始人都是李仲生的學生,曾被《聯合報》副刊稱為東方的「八大響馬」,這意味著文化界重量級人士的支持,並說明了他們作品的拓荒性質。陳道明早期進入抽象繪畫是借道於超現實與分析立體主義風格。自一九五六年的《神秘的吹笛人》(如圖。泰國國立美術館典藏),他直接參考了畢卡索在一九一○年分析立體風格下的系列人像,從樂師們的位置面向、多重人體和樂器的幾何造型,到與音樂相關的主題和畫名。陳道明把一個戲劇性的場景,從他喜愛的音樂家莫札特的《魔笛》,轉換為抽象畫。不過,在形象的分解上,他採用了比畢卡索更圓的形式和更流暢的線條,更多可辨識的人體和建築元素。陳道明「個人化」的立體主義式風格,尤其是其弧形線條,流露出一種深植於書法訓練的運筆。其效果似乎適合於建構帶有旋律的景色。至於他早期的抽象仍然取決於再現,展現一個年輕畫家對於自己傳統文化的意識,也就是以警覺的態度不盲目地抄襲國外已樹立的風格,而在其試驗中放進了自己的主觀性。

    • 陳道明 Tommy CHEN, 2072007, 2007
      陳道明 Tommy CHEN, 2072007, 2007
    • 陳道明 Tommy CHEN, 1152009, 2009
      陳道明 Tommy CHEN, 1152009, 2009
  • 一九七○年代後期,在陳道明回歸到繪畫之後的作品,呈現出一種出色的成熟和自如,處理材料時無須太多猶豫。藝術家似乎和他的文化背景取得了輕鬆愉快的關係;面對他的繪畫目標也一樣,他自得其樂。這種舒解通過他的繪畫色彩、紙本作品與流動的筆觸佈局流露出來。與他早期的作品比較,一九八○年代起調色變得更加明亮、溫暖與甜美;這不僅是他放棄了厚重而濃稠的油彩,採用較光亮較透明的壓克力顏料的結果,而是由於畫家帶着一種更輕快的心情與開朗的態度來處理畫面。

  • 陳道明 Tommy CHEN, 662009-2, 2009

    陳道明 Tommy CHEN

    662009-2, 2009
    點作品看更多細節
  • 藝術對談 —— 趙琍、王凱薇、陳連武
  • 風景畫與山水的形象意味着宇宙的運動,在中國道教哲學中包含了空間(宇)和時間(宙)。時間,因此是藝術形式中最關係到生命、全面包羅卻沒有受到充分認識的元素。中國繪畫的第一項原則,陳道明知道得很清楚,是「氣韻生動」。在繪畫的創作中,藝術家與自然世界進入對話,並努力將自身的「氣」和宇宙的「氣」取得平衡。這追求平衡的奮鬥,便轉化為畫中所有元素之間的布局和關係。

  • 陳道明作品細節與誠品畫廊展出現場 陳道明作品細節與誠品畫廊展出現場 陳道明作品細節與誠品畫廊展出現場 陳道明作品細節與誠品畫廊展出現場 陳道明作品細節與誠品畫廊展出現場 陳道明作品細節與誠品畫廊展出現場
    陳道明作品細節與誠品畫廊展出現場
    • 陳道明 Tommy CHEN, 1822015-2, 2015
      陳道明 Tommy CHEN, 1822015-2, 2015
    • 陳道明 Tommy CHEN, 大地山海之戀 A Love Affair with the Earth, Mountains and Seas, 2016
      陳道明 Tommy CHEN, 大地山海之戀 A Love Affair with the Earth, Mountains and Seas, 2016
  • 陳道明在描述他的繪畫過程時,他昂然宣稱 :「分秒必爭」。他早期作品中,文化遺產催生出來的高度歷史感演變成一種與時間的平實的交手及競賽,顯出他將繪畫的過程放在首要的位置。換句話說,陳道明在每一時刻都注入內在特質,使觀賞者得以直接窺視工作中的畫家心意。他與材料之間的關係是積極的,不是被動的,當他讓材料表現其本質,包含意外效果的時候,他仍然保持著掌控。因此,時間的每個片刻,都是畫家心與手的動勢的具體表現。其結果是完全非具象的「紀錄」藝術家與材質的對話。

  • 陳道明 Tommy CHEN, 201631, 2016

    陳道明 Tommy CHEN

    201631, 2016
    點作品看更多細節
  • 色彩和材質與時間的結合所產生的細微變化,是銜接陳道明的生活與他藝術生涯的線索。我們可以很容易地在他最近的作品中注意到一種強烈的音樂感,畫中的線條和造型沒有絲毫窒礙,沒有一樣是靜止的。這種流動感可能來自他進行繪畫的時候喜歡聆聽震耳的古典音樂。為了完全專注於自己的內心與作品的對話,他在畫室內聆聽莫札特的音樂。這「東方」和「西方」的對話形成一種和諧的結合:莫札特的青春而古典的旋律,激勵了畫家在材料方面的探索,以音響的手段傳送了氣韻生動的元素。陳道明對莫札特的愛好是顯而易見的,因為作曲家的作品展現出精湛的技巧以及傳達深刻情感的能力。

     

    通過陳道明創作的物質空間,時間的元素得到了強化,在那個空間裡,音樂的流動暢行無礙,一如畫家對自己的天賦本能和對材料的信心。陳道明與時間搏鬥的一生中,搏鬥顯然是無時不發生、無地不發生的,這使他永遠蓄勢待發,並且在他邁步向前時為他帶來無止盡的情趣。

  • 文章引用自:2012 《與時間搏鬥的人:陳道明的抽象畫》馬唯中

  •  
  • 東方畫會影像紀錄
  • 陳道明

    1931 - 2017

    陳道明1931年出生於山東濟南,在時代動盪中來台落地生根,屬於戰後遷台畫家一代。18歲時進入臺北師範學院藝術科,與蕭勤、李元佳為同儕。之後隨李仲生習畫,當時即顯露用色大膽的天分,並被蕭勤肯定為台灣第一位抽象派畫家。1955年末,陳與夏陽、霍剛、蕭勤等好友創立「東方畫會」,被譽為「八大響馬」之一。

     

    陳道明早期受立體主義影響,採用幾何和建築元素的構圖,1955年前後引入甲骨文的造形線條,以抽象筆勢捕捉意識的靈動,並在油畫顏料中加入桐油和礦物粉末,使畫作呈現如古物斑駁的肌理。1980年代轉而使用壓克力和水彩顏料,作品色調更加明亮溫暖,也強化出線條的動力特質。陳道明熱衷於探索媒材、造形、和色彩的變化,他以顏料的層疊雕塑出微觀的世界,透過快意大筆或細緻推移,使具象物質和抽象氣韻在畫布上交鋒,結合成具有音響律動、有如大氣雲圖般的畫面。陳道明對於創作早能悠遊自得,但仍勇於開創新局,正如他曾自言:「沒有變,就永遠是落後的。」他的作品反映了一位時代藝術家大破大立的氣概,每一層密實肌理、每一道熱帶色彩,皆充盈著他雄渾奔放的創作能量。

     

    1959、1965年,陳道明兩度參加「巴西聖保羅雙年展」,與國際抽象畫派風潮保持同步脈動。2012年於誠品畫廊舉辦首次個展。

  •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2021年「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展覽現場
  • 抽象藝術的先鋒者——陳道明 線上個展